回头重温,你我的五零九 (Merenung Kembali: Mei 9hb Kita)

-

Oleh Chang Qian Hung

509 那 晚 ,全 民 紧 盯 电 视 屏 幕 ,见 证 反 对 党 领 袖 高 举 双 手 宣 布 胜 利 。泪 水 在 那 一 刻 夺 眶 而 出 ,附 近 嘛 嘛 档 的 欢 呼 声 震 耳 欲 聋 ,彷 佛 在 迎 接 新 大 马 的 到 来 。好 景 不 长 ,希 盟 政 府 被 青 蛙 搞 垮 ,取 而 代 之 的 是 从 后 门 溜 进 来 的 国 民 联 盟 。时 逢 509 三 周 年 ,让 我 们 重 温 改 朝 换 代 的 故 事 ,唤 起 你 我 心 中 那 梦 幻 般 的 509 。

 

2017年是国阵的“丑闻之年”,潘俭伟和拉菲兹等人不惧政治迫害,将林林种种的丑闻公告天下。因此进入2018年,上一年爆出的人民信托局、沙巴水务局、联土局和一马公司贪污案开始在民间发酵,成了希盟的政治武器。一马公司案战略利用得当,希盟讲座场场座无虚席,显然民怨四起。

 

阿文那年14岁,是笔者的同班同学。竞选期间,他曾与父母一同出席希盟的竞选活动。起初阿文只是到那里凑热闹,对政治半懂不懂。渐渐地,阿文开始关心时事动态,了解政治格局。大选虽然与期中考碰撞,但是阿文还是一意孤行跟随父母到处聆听政治讲座,一同与群众高喊“Harapan!”。人们高举手机,用灯海照亮漆黑的夜晚,为祖国带来光明。

 

在这个人人都在线的时代,社交媒体成了各党派的必争之地。为了能接触更多选民,希盟每场演讲都有在线直播。只要你愿意查找,从吉兰丹到柔佛的政治演讲都在指尖。15岁的鸿智原本对政治心灰意冷,他认为改朝换代简直异想天开。不过自从他在脸书看到倪可敏演讲,他忽然觉得希盟的胜算不容小觑。原因很简单,一连串的贪腐丑闻以及反对党提出的改革措施让人民看见隧道尽头的曙光。自此,鸿智开始在班上与朋友讨论大马政治,分享他对改革的想法。

 

由此可见,希盟善于利用网络进行政治宣传,成功影响数以万计像鸿智的“沉默大多数”重新投入政治讨论,从而扩大在民间的支持。除了直播演说,大大小小、林林总总的群组和网页如雨后春笋般冒出,在脸书为候选人“站台”。希盟在网上碾压国阵,其中最经典的一次隔空较量就是纳吉和老马同时在官方脸书发表演说。老马的演说在高峰期录下26万观看人数,而另一边厢的纳吉只有2万观看者。有26万人观看一场讲座是任何大集会无法超越的,可以说社交媒体助了希盟一臂之力。

 

除了演说,在背后默默耕耘的助选团也是希盟胜出的原因之一。25岁的梓康是彭亨立卑区公正党青年团执委,已入党6年,是笔者的同乡。其实,梓康早已投入民生服务,那时主要面对的问题是基层党员和资源不足,因此凡事都要亲力亲为。最常进行的活动就是安排候选人进行延户拜访和举办政治论坛,向选民传达改革讯息。但是宣传工作并非一帆风顺,有时还会被警队政治部跟踪。有一次梓康穿上净选盟黄衣,独自到市集开设选民登记柜台被巫统支持者警告,还有一次更被农业销售局的官员以上头指示为由被请出市集。

 

一直以来是国阵囊中物的立卑不出意料由巫统候选人阿都拉曼莫哈末胜出。身为助选员的梓康当时心情难免有点失落,但是得知计票中心外已经江河变色,他还是挺高兴的。梓康还说:“一个政党的斗争是长远的,虽然公正党无法在西彭夺下任何议席,但是党的多元斗争理念还是要持续的。”

 

公正党党员秉持各族平等、建立多元社会的政治理念在保守派占多数的巫统堡垒区难免遇到挫折。公正党是大马的新兴政党,因此较难与早已在东海岸马来甘榜扎根的巫统和伊党平起平坐。此外,巫伊两党都各自掌握社区上的宣传机器,如:回教堂和宗教学校,巫统在彭亨还掌握各政府机关,对尝试在巴生谷地区外开疆扩土的公正党不利。虽然面对种种困难,仍有许多像梓康这样的基层党员在巫伊地盘百折不挠地为民服务,宣扬烈火莫熄精神。

 

当选民投下神圣的一票,25岁的阿君和其他PACABA(监票员)早在一个小时前就已经抵达全马各地的投票场所,担起监督投票过程的重任。阿君是一名柜台服务员(Booth Agent),选前响应行动党金銮区的号召加入监票员的行列。他当天负责监督选委会官员委派选民到各投票站“通道”(Saluran),揪出幽灵选民或其他诡异现象,比如说未投票的选民被官员称作已经投票,或者选委会官员胡乱指示选民到错误的投票站。505大选幽灵选民、外劳投票的画面仍历历在目,因此阿君十分警惕,观察选委会官员的一举一动,为选民保证一场干净透明的选举。此外,阿君也协助在场选民尽早投票,处理一些突发状况,让投票过程顺畅进行。

 

阿君从早上站岗到中午,在他离开校园的那一刻,另一名柜台服务员才刚刚投入工作。长达数月的竞选期当中,希盟积极宣传监票员的重要性,助选团在延户拜访、讲座、街边派发监票员申请表格。拉菲兹创立的INVOKE组织更是利用电话、电邮、社交媒体等力量来招纳民众志愿担任监票员。最后,希盟和监票员的努力并没有白费。在边缘席位动用大批监票员来监督投票和计票过程,成功降低选举舞弊的发生,导致很多摇摆选区以微差票数落入希盟手中。

 

不过509那晚并不是风平浪静。在亚依淡、安顺等选情紧张的选区,民众听闻半夜有载满票箱的汽车驶入计票中心,于是自发性上街包围计票中心,高喊”Bersih!”和”Reformasi!”等口号,情绪激动。在士姑来,选委会官员被民众拦截,票箱里千真万确的选票被翻出来撒在路上。大马选委会的透明度和公正度长期备受质疑,早在2012年就爆出主席是巫统党员。505大选短暂的竞选期、官员政治立场不中立、遭杰利蝾螈(Gerrymandering)的选区边界、反对党候选人被针对、选民册混乱、计票过程不透明等疑点导致大马选委会自此跳入黄河洗不清,人民在509大选的焦虑和不安不是无中生有。

 

509那晚,当民众毫无理智地围堵计票中心,妨碍选举工作,监票员立刻跑到场外告诉集结人群正确的选举知识,解释投票室主任(KTM)迟迟未签“Borang 14”的原因,安抚人心。监票员成功阻止”红头盔“与民众爆发大规模流血冲突,否决国阵趁乱宣布紧急状态来保住政权的机会。可见像阿君这样的监票员在选举中发挥至关重要的角色,捍卫选举成绩的可信度和尊严。

 

2018年5月10日,一觉醒来的大马国民发现政治格局一夜间天翻地覆地改变了。希盟及其盟友确定斩下121席,获宪法赋予权力筹组新政府,可是马哈迪迟迟未入宫宣誓就任。16岁的文恩看见黄老师在脸书直播自己驶过国家皇宫情况,吵着父亲要到国家皇宫见证历史。父子俩经过国家皇宫的时候目睹数百人在路边群聚,手握“辉煌条纹”和“蓝眼”旗帜高喊胜利口号。路过的汽车、摩多、罗里纷纷狂按车鸣以示支持。父亲见状后立刻回家接了母亲和弟弟文优,到路边捡起两面公正党旗帜,加入人群欢呼、挥旗、欢唱。人民不分种族一同欢庆改朝换代,让文恩觉得这个国家终于看见曙光。相信文恩和文优一辈子都不会忘记在端姑阿都哈林路旁度过的傍晚。

 

或许有人会问,重提往事的用意何在?如今政坛乌云密布,国盟抗疫无力、践踏民主,巫统内斗不断,希盟一盘散沙,难怪INVOKE最新的民调显示51%受访者未能决定投票方向。509后,改革离我们越来越远。希盟执政的22个月成了民间笑话,“rakyat dikencing oleh PH”字眼广泛流传。安华日前为此道歉,但也于事无补。人民将“竞选宣言不是圣经”论调铭记于心,希盟要摆脱这个形象比登天还难,更不用说在来届大选夺下布城。

 

喜来登政变后,笔者屡次听到周边的人苦诉,“都不知道投来做什么,反正都没有用”。难道509大选真的毫无作用,甚至导致改革进程倒退?

 

作为大马第一次改朝换代,509大选证明了选民可以推翻政府、政客必须向人民负责。虽然换政府是天赋人权,但是大马61年来从未发生政权轮替。变天强化了大马的问责制,让政客凡事都步步为营、为民着想,否则在来届大选被选民惩罚。

 

此外,509大选也催生了一群关注时事议题的年轻人。阿文、鸿智、文恩、文优、阿君、梓康和数以万计被主流政党遗漏的年轻人不再对政治冷漠。他们开始关心社会动态、表达看法,影响舆论风向,还间接促成MUDA党的成立。

 

509大选中有41% 登记选民来自介于21岁到39岁的年龄层。投票年龄降至18岁后,选委会预测18岁到21岁的选民将会占据选民册的30%,数目相当可观。年轻人在来届选举扮演举足轻重的角色,甚至成为各党派入住布城的黄金钥匙。

 

如今,从后门偷溜进来的非民选政府待在布城执政。未来几年里,占选民大多数的年轻人更有责任扛起监督政府和关注时事议题的重任,以便509变天不会就此消失在历史洪流。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LANGGANI BULETIN KAMI

IKUTI KAMI

Berita Terkini

Melaka elections – a repetition of the Sabah 2020 elections?

The Melaka State Assembly was dissolved on October 4th,...

Bring Back The “Human” In All Of Us

WE live life doing repetitive tasks, habitual actions and...

Suatu erti merdeka

“Merdeka! Merdeka! Merdeka!” Menyahut seruan merdeka kali ini terasa amat...

Pakatan Harapan Harus Mulakan Rundingan Kerusi Untuk PRU15

Beberapa bulan sebelum PRU14, keempat-empat parti dalam gabungan Pakatan...

berita berkaitanuntuk anda
di bawah